產(chǎn)品分類(lèi)
聯(lián)系我們

濰坊指南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服務(wù)電話(huà):18805365858
電話(huà):0536-2280808
傳真:0536-8655858
郵箱:?wfzhinanzhen@163.com
地址: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坊子工業(yè)發(fā)展區

東北一豆 難求!加工企業(yè)被逼停產(chǎn)
時(shí)間:2020-11-26 13:39:13瀏覽量:4535

來(lái)自:哈爾濱新聞網(wǎng)

 

從10月份的收割季開(kāi)始,大豆價(jià)格就呈上漲趨勢。目前,黑龍江部分區域的豆價(jià)已經(jīng)突破2.6元/斤,比去年同期上漲了50%左右。11月18日,代表國產(chǎn)大豆價(jià)格的黃大豆1號期貨指數漲至5410元/噸,創(chuàng )下18年來(lái)歷史新高。

  大豆變“金豆”,農民更加惜售;貿易商收豆艱難;加工企業(yè)無(wú)奈之下縮緊銷(xiāo)售,甚至被迫停產(chǎn),以此消化高企的原料成本。

  “豆圈”盛傳,大豆今年“豪橫”了,毛糧每斤會(huì )突破3元。然而,一切似乎才剛剛開(kāi)始。 

惜售不賣(mài)

近六成豆還在豆農手中

  寶清豆農老王今年收獲的大豆,只賣(mài)了四成,還有六成在手里“攥著(zhù)”。最近怕貿易商找上門(mén)來(lái),老王還關(guān)了手機,玩起了“失聯(lián)”。眼瞅著(zhù)豆價(jià)火箭式上漲,老王一邊悔青了腸子:沒(méi)沉住氣,以2.45元/斤早賣(mài)了那四成;一邊堅定地認為:手里的那六成一定會(huì )沖破3塊錢(qián)每斤,能多掙點(diǎn)。

  與老王心態(tài)不同,黑河紅色邊疆農場(chǎng)的富萬(wàn)榮在11月中旬就將90多埫地的40多萬(wàn)斤黃豆都出了手?!皼](méi)有后悔事,我們賣(mài)糧也一樣,不能兩眼只盯著(zhù)最高價(jià)啊!” 58歲的老富嘿嘿一樂(lè ),表示自己挺看得開(kāi)的。

  今年的豆價(jià)漲得讓種了三十多年豆的老富心里沒(méi)底,9月初貿易商就開(kāi)始找上門(mén)來(lái),開(kāi)價(jià)談收豆。周?chē)姓J識的朋友,沒(méi)沉住氣,國慶節剛過(guò)就按2.05元/斤的價(jià)格賣(mài)給了貿易商,現在眼看著(zhù)一個(gè)月里,一斤就漲了5毛錢(qián)。

  價(jià)格漲了,本以為掙錢(qián)多了,大家都更高興啊,可卻是更操心。農場(chǎng)的麥場(chǎng)上堆滿(mǎn)了黃豆,氈布苫起存著(zhù)。天天想著(zhù)到底能不能再漲漲,會(huì )不會(huì )明天一睜眼價(jià)格開(kāi)始落了?!岸疾恢涝谏豆澒茄凵腺u(mài)啊!”老富說(shuō),自己的一位“豆友”,一天打來(lái)4個(gè)電話(huà),就是一個(gè)主題——現在就賣(mài)吧,咱也不知道啥時(shí)候是最高點(diǎn),差不多就行了。

  現在的價(jià)格完全是市場(chǎng)定價(jià),豆農也不再集中賣(mài)糧,更習慣于“在家賣(mài)”,大家信息渠道也多了,行業(yè)價(jià)格越來(lái)越透明?!百u(mài)跌不賣(mài)漲”,豆農普遍的心態(tài)是惜售。黑龍江省內多位貿易商表示,越是價(jià)格見(jiàn)漲,大家越是認為后市更好,目前約五六成的大豆還是囤在豆農手中。

一豆難求

部分加工企業(yè)被迫停產(chǎn)

  10月中下旬,深秋,作為國內最早一批的大豆深加工企業(yè),山東禹王生態(tài)食業(yè)有限公司卻提前經(jīng)歷了“寒冬”。

  “一豆難求”的窘境讓這家知名企業(yè)不得已停產(chǎn)了十多天,這是多年來(lái)除疫情期間停產(chǎn)外,第一次因為原料跟不上而停產(chǎn)?!岸罐r能挺得住、貿易商也能挺得住,可我們加工企業(yè)挺不住啊!”山東禹王生態(tài)食業(yè)有限公司副總經(jīng)理徐振江說(shuō),下游食品企業(yè)不斷催單,但企業(yè)存儲的豆量并不多,只夠維持半個(gè)月左右。

  “黑龍江大豆品質(zhì)好,蛋白含量高,是我們這么多年一直選用的理由?!毙煺窠嬖V記者,目前公司一共設了三個(gè)加工廠(chǎng),平均每天需要大豆2000噸。前幾年企業(yè)一直都從貿易商手中買(mǎi)豆,畢竟省心,也不太在意被中間商從中賺點(diǎn)辛苦錢(qián)??山衲昵闆r大不同了,大豆太難收了,豆農、貿易商都是“攥豆不賣(mài)”,企業(yè)也放下了“身段”,業(yè)務(wù)員還沒(méi)立秋就下到了田間地頭,黑龍江省內大豆主產(chǎn)地都有他們的身影。

  “我們企業(yè)負責原料采購的30多人,也從9月20日都在省內各大豆主產(chǎn)區呢!最遠的收購點(diǎn)被安排到了遜克。除了設立收購點(diǎn),公開(kāi)透明收購價(jià),還挨家挨戶(hù)拜訪(fǎng)種豆大戶(hù)?!本湃称饭煞萦邢薰驹喜少徶鞴芄航f(shuō)起這一個(gè)多月來(lái)吃得辛苦,竟覺(jué)得有些幸運,因為布局廣、下手早,與其他企業(yè)相比,狀況還算稍好的。與去年同期相比,每斤毛糧價(jià)格上漲了8毛錢(qián),直接效果就是產(chǎn)品利潤幾乎貼了地皮兒。

  對于這些以大豆為主要原材料的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接下來(lái)的日子并不好過(guò),生產(chǎn)成本高企,直接影響公司效益。郭春江說(shuō),在激烈的市場(chǎng)競爭情況下,企業(yè)不到萬(wàn)不得已,一般不會(huì )貿然提高產(chǎn)品售價(jià),所以大豆原料上漲的成本只能是內部消化,縮緊銷(xiāo)售。讓他慶幸的是,因為一直關(guān)注著(zhù)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,企業(yè)在存儲上有一定準備。

  記者了解到,高價(jià)無(wú)貨的狀態(tài),讓一些小型加工企業(yè)索性關(guān)門(mén)停產(chǎn),“價(jià)太高了,合不上成本,不掙錢(qián)圖啥”,一位企業(yè)負責人這樣說(shuō)。 

進(jìn)退兩難

最忙季貿易商卻開(kāi)啟“放挺”模式

  同江市五愛(ài)進(jìn)出口貿易有限公司經(jīng)理董炳錄是從業(yè)近20年的貿易糧商,在這個(gè)本應是最忙的“節骨眼”上,記者給他打電話(huà)時(shí),他居然閑呆著(zhù)呢!

  電話(huà)那端的他無(wú)奈苦笑說(shuō),現在也不收豆了,也不賣(mài)豆了,就挺著(zhù)。從10月初開(kāi)始,董炳錄就把手機通訊錄中幾十位多年合作的豆農電話(huà)挨個(gè)打了一遍,最多的一天他打了60多個(gè)“求豆”電話(huà),但幾乎都拒絕了他,“我家不急著(zhù)賣(mài),再等等看!”

  但他的手機也在前段時(shí)間被大豆加工企業(yè)打爆了,以前曾經(jīng)不怎么愛(ài)“搭理”他的大企業(yè)、名企業(yè),如今都主動(dòng)找上門(mén),客客氣氣地問(wèn)他手里有沒(méi)有大豆,有多少都包圓。

  南方有幾家規模不大的加工企業(yè),已經(jīng)因為“斷豆”而不得已停產(chǎn)了。10月中旬開(kāi)始,幾家大企業(yè)就“繞過(guò)”了他,直接派人去農戶(hù)家中收豆。

  忙著(zhù)囤豆的不僅是豆農,貿易商們也不急著(zhù)出售,希望后市表現出色,以獲得更大的利潤。因為聽(tīng)說(shuō)富錦當地農戶(hù)手中余豆還存有不少,哈爾濱市國泰種植合作社的楊國太特意從巴彥趕過(guò)去,就是想著(zhù)能多收上來(lái)大豆?!跋胭I(mǎi)還買(mǎi)不到,想賣(mài)還舍不得賣(mài)!”他說(shuō),現在真是“進(jìn)退兩難”。

  記者在采訪(fǎng)中了解到,今年國內大豆價(jià)格快速上漲,黑土地也吸引了外地貿易商的目光,大豆深加工生產(chǎn)地區企業(yè)補貨意愿強烈,紛紛北上來(lái)黑龍江“搶豆”。

  湖南一家貿易公司的負責人在周六晚上接了記者的電話(huà),只因為“你這黑龍江的電話(huà)號啊!有豆嗎?”她告訴記者,之前早就談好的一筆3萬(wàn)噸的俄豆準備回運,前幾天就被賣(mài)方通知要么漲價(jià)、要么交易終止?!艾F在下游好多客戶(hù)天天都打電話(huà)催我要豆子,忙得焦頭爛額?!彼f(shuō),公司也開(kāi)始在黑龍江尋找品質(zhì)優(yōu)良的大豆,畢竟還有那么多客戶(hù)等豆生產(chǎn)呢。 

后市如何?瘋漲背后

農戶(hù)、貿易商、加工廠(chǎng)三者博弈

  今年大豆價(jià)格蹭蹭上漲,盡管中儲糧進(jìn)行了“壓價(jià)”, 在產(chǎn)區多地掛牌收購大豆,收購價(jià)格多在2.15-2.20元/斤之間,低于當地的大豆價(jià)格,但收效甚微,難以打壓大豆價(jià)格上漲的勢頭。

  當然上漲的不僅僅是黑龍江大豆,兩淮地區的大豆在8月份就顯露出漲價(jià)的端倪,在11月18日當天的全國各地大豆價(jià)格表中,河南、山東、江蘇等地的毛糧價(jià)均在3元/斤左右浮動(dòng)。

  黑龍江省大豆協(xié)會(huì )副秘書(shū)長(cháng)顧祥新分析,多種因素造成大豆價(jià)格走高。

  從黑龍江省天氣條件上看,十一前后,降雨較多,將收豆季延遲了半個(gè)月,從一定程度上講,也造成了供應市場(chǎng)的大豆量減少。

  受疫情影響,俄豆回運周期長(cháng),供需缺口擴大,助推了大豆價(jià)格上漲。

  在市場(chǎng)剛需作用下,部分貿易商也開(kāi)始擴大囤積,從收割季起,一天一個(gè)價(jià),幾乎天天看漲,又讓不少豆農生出了“賣(mài)跌不不賣(mài)漲”的惜售心理。

  市場(chǎng)上流通大豆減少,被下游企業(yè)催到頭疼的原料加工企業(yè)只能硬著(zhù)頭皮提價(jià)收豆,從而形成了漲價(jià)閉環(huán)。 

  另一方面,與玉米、水稻等經(jīng)濟作物相比,大豆在種植面積、產(chǎn)量上確實(shí)不占優(yōu)勢。但我國卻是全球最大的大豆消費國,去年國內大豆產(chǎn)量1810萬(wàn)噸,遠遠不能滿(mǎn)足國內需求,進(jìn)口量大約是國內產(chǎn)量的5倍。今年各種特殊因素交織在一起,進(jìn)口大豆也受到一定的影響,導致供需缺口更大,大豆價(jià)格持續上漲。

  今年大豆價(jià)格大幅上漲,也會(huì )影響明年地租上漲,如果明年達不到今年的豆價(jià),對中小農戶(hù)來(lái)說(shuō)存在一定風(fēng)險。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明顯,對加工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風(fēng)險也同樣在加大。

  豆價(jià)啥時(shí)候能降溫?“可能還要維持一段時(shí)間,情況才會(huì )有所改變?!鳖櫹樾路治?,國產(chǎn)大豆的總供給量與往年相比變化不大,目前主要是攥豆不賣(mài),造成流動(dòng)性較差。黑龍江省內近期轉冷,且面臨多雪天氣,對大豆在存儲上可能造成壓力。一旦大豆庫存集中釋放,就可能對后市價(jià)格造成沖擊。 

  另外,大豆價(jià)格未來(lái)走勢還要看農戶(hù)和貿易商、加工廠(chǎng)商三者之間的博弈。當然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場(chǎng)上下游間博弈,還需要刺激國產(chǎn)非轉因大豆的種植,提高產(chǎn)量來(lái)彌補供需缺口。


濰坊指南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服務(wù)電話(huà):18805365858
電話(huà):0536-2280808
傳真:0536-8655858
郵箱:?wfzhinanzhen@163.com
地址: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坊子工業(yè)發(fā)展區